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要闻 新疆之窗 2024-05-07 504浏览

美国Tiktok法案的起草人,引火烧身了

观察者网消息,4月24日,拜登签署了强制出售TikTok的相关法案,引发了全球的强烈关注。不过法案的起草人——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这两天却引火烧身。

需要指出的是,麦考尔并非TikTok法案最初版本的提出者,但是美国国会为了快速表决通过,在4月份将相关内容打包进了麦考尔起草的一份对外援助相关法案中。没想到这让麦考尔陷入了内幕交易的嫌疑。

图为麦考尔资料图,他曾因窜访台湾被我国制裁

4月底,有人在社交媒体爆出,麦考尔在不久前大量买入TikTok竞争对手Meta的股票,金额可能高达115万美元。市场普遍认为,Tiktok若被封禁,Meta旗下的Facebook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股价或将走强。

尽管当时麦考尔有没有直接参与打压TikTok还不好说,但是其实早在去年,他本人确实也起草过封禁TikTok的法案。再加上麦考尔成为最终版TikTok法案的起草人,美国舆论开始怀疑他在借TikTok事件获利。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麦考尔的精准潜伏遇到了黑天鹅,在拜登签署法案的第二天,Meta发布了其一季报,其中对于AI的大量投入吓坏了投资者,Meta股价大跌,目前450美元的股价水平显著低于其平均490美元的买入价格,套住了这位议员。

麦考尔的翻车也将议员内幕交易的问题再次至于聚光灯下,人们惊讶的发现,比起巴菲特和基金经理,国会山议员们才是真正卧虎藏龙之地,虽然也有类似这次麦考尔的“翻车”案例,但是论投资收益率和精确伏击能力,传统的金融机构难忘项背。

而麦考尔对此表示毫不知情的表态更是让事件火上浇油,不少美国人纷纷表示他打压TikTok是假,为自己牟利才是真,纷纷炮轰他的行为属于犯罪。

左手打压TikTok,右手埋伏竞争对手

根据相关文件显示,麦考尔的家族信托LLM FAMILY INVESTMENTS LP在3月单月内累计10次买入了Meta的股票,在他的股票交易申报记录中,这10笔买入META的交易显示为其妻子和孩子决策,买入价格在485-509美元之间。

申报数据显示麦考尔家族今年3月大量买入Meta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TikTok法案投票前夕,Meta股价迎来了一波上涨,股价一度涨至530美元。

红框为麦考尔家族买入股票时间段

4月20日投票当天,这位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更是为封禁TikTok摇旗呐喊,他声称这项法案将“保护美国人,特别是美国儿童免受中国宣传的影响”。

而尴尬的是,就在拜登4月24日签署涉TikTok法案的第二天,Meta发布的财报吓坏了市场,市场大幅低估了其在AI领域的烧钱速度,导致公司股价当天大跌10%。

由于议员尽管有强制披露其本人和亲属炒股交易明细的规定,但是对于披露的时间规则相对宽松,麦考尔有没有成功逃顶目前依然需要时间验证,但是由于这个“抄底”竞争对手的操作,美国舆论纷纷炮轰他涉嫌内幕交易为自己牟利的行为。

TikTok用户The Older Millennial在一段获得超过22万点赞和16.9万次分享的视频中说道:“显而易见,我们应该表示他的(买入)行为非常可疑,但是我们就应该断言这是在犯罪。”

麦考尔本人没有亲自回应相关质疑,但他的发言人和律师纷纷表态称这些交易他毫不知情,封禁TikTok纯属为国为民。

麦考尔的律师Elliot Berke表示:“议员本人并没有买过股票,也对这些交易事先毫不知情,他的妻子拥有独立的资产,且买入(Meta)的操作是投资经理在没有她指示情况下进行的操作。”

而他的发言人Leslie Shedd则表示:“麦考尔持续多年表达了TikTok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的担忧,这比买入股票早了足足一年多”

不过这番解释完全没有让美国民众信服,反而激起了更多对于国会山股神们内幕交易嫌疑的怒火。

后疫情时代,国会山股神集体崛起

如果说这次麦考尔是因为TikTok这个热门话题被推到了舆论的漩涡,那么不少国会山股神则在近几年持续的闷声发大财。

以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为例,他凭借着各类精准的操作,已经被不少股民公认为真正的股神。

今年一季度,他买入的英伟达股票在过去短短3个月内涨近60%,而其本人也因此盈利125万美元。

如果说买入英伟达可以被解释成独具慧眼,但是翻看近年来保罗的操作,很难不产生额外的联想。

2021年1月,保罗购买了价值百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随即拜登政府就宣布向电动汽车产业提供补贴;

2021年3月,保罗刚刚购入微软公司的股票,微软就因获得一笔价值220亿美元的国防部订单而股价大涨;

2022年,在保罗购入高达500万美元的英伟达看涨期权后不到一个月,美国国会就通过了《芯片与科学法案》。

不过对于丈夫的傲人业绩,佩洛西多次否认其投资和自己的联系,表示都是其丈夫作为一个投资人的独立决策。

佩洛西表示她丈夫从未因为自己的信息决策投资

拜她的投资人老公所赐,统计显示,佩洛西家族在2023年的投资收益率高达84.3%,佩洛西家族的财富也从2004年的4100万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1.2亿美元。

然而这个足以吊打标普指数和巴菲特的年度收益率,只能在国会山2023年投资业绩榜排名第十,排名第一的“股神”纽约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布莱恩·希金斯(Brian Higgins)以249.82%的收益率领跑议员,而2023年标普500指数仅上涨24.23%。

多名议员在2023年投资收益惊人

面对着这群兼职炒股收益率依然超群的股神们,刚刚在今年股东大会表态找不到投资机会的巴菲特也只能自叹不如。

在近年来世界局势动荡不安、股票市场波动性明显增加的背景下,国会议员们往往能够“精准踩点”,赚得盆满钵满。

2020年,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前一个月,国会参议员伯尔出售了价值160万美元的股票,成功避免了不久后的股市熔断。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至少75名国会议员大笔买入强生、辉瑞等医药公司股票。而在数万亿美元的救济法案通过后,这些医药公司的股票则“一飞冲天”。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至少20名国会议员买入雷神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股票。随着美国政府宣布对乌克兰进行大规模军援,这些军工股立刻出现大幅上涨。

涉嫌内幕交易的不仅仅包括国会议员,在美国行政、司法部门甚至美联储内部,以权谋私的现象同样层出不穷。一项调查显示,从2010年到2018年间,有131名联邦法官在审理685起案件时,涉及自己或家人持有股票的公司,却没有采取回避措施。另据媒体披露,2020年2月就在美联储宣布救市前一天,时任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大笔买入基金。彭博社称此举为美联储“最尴尬的道德丑闻”。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打压中国的同时,不乏涉嫌内幕交易的先例。

《华尔街日报》就曾报道过一个典型的例子,曾任美国国防部部长助理的里德·维尔纳 (Reed Werner) 曾经在2020年12月买入了数万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然而当时五角大楼正在就是否将阿里巴巴列入制裁黑名单进行内部讨论。

在其买入阿里巴巴两周后,最终官宣的制裁名单中没有阿里,阿里股价当天随即大涨4%,维纳尔全数抛出了这部分股票并获利1556.51美元。

对于这笔交易是否涉嫌利用内幕信息,维尔纳表示,尽管我的确参与了是否将阿里纳入制裁黑名单的讨论,但是我并没有决策,且买入股票期间我并没有参与相关讨论,这个名单最终由时任财政部长姆努钦决定,是他最终没有将阿里纳入(黑名单)。

美国政客们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进行内幕交易,根本原因是缺乏有效的法律监督。美国在2012年就通过了《停止利用国会信息交易法案》,但该法处罚力度过轻,聊胜于无。2022年,曾有人在国会提出议案,要求禁止国会议员及其家人在任职期间交易股票,但遭到民主共和两党的集体反对。佩洛西“大言不惭”地辩解称,美国是市场经济,议员应当有权利买卖股票。共和党众议员赛申斯在被媒体追问时甚至反问记者:“为什么你认为国会议员天生就是坏人或腐败分子?”

新疆之窗

新疆之窗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疆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新疆之窗 xj.bjdshi.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